》》淘宝网购物《〈

到:摩托+搭车+徒步 该玩的都玩一遍吧

Posted by admin on 2016/06/24

  2013年,辞职出游150天,2000公里摩托 5000公里搭车 300公里徒步

  2013年开始写这篇游记,两年还没写完:

  所以大家都说废老师名副其实,写着写着就废了…

  懒得看文字的,这里有两部的旅行微电影【旅行微电影系列之第一部】

  年,有一天下班走回家,过三里屯的餐吧,见门口趴着一辆英国米字旗大龟王摩托,又乖又亮骚,关键还便宜。好像设了个套,大半年后我居然骑着一辆同款大龟王,豪气冲天穿过门头沟,一向西,誓师“回到”。(在此之前,因出差我已经两次到过)。

  过去的十年里,人们旅行去的方式不断被创新。传统的三大件汽车飞机火车显得过于传统,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把旅行方式变得丰富多彩,甚至幽默:从徒步,自行车,搭车到摩托,马匹,滑板,电瓶车,电动助力车(已经有成功的案例),还有艺术家,背着一棵树去。

  在燃油动力的旅行交通工具里,摩托更能代表一种彻底的不戴套的主义。美国人波西格()在《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中对比了摩托旅行优于汽车的一面。“坐在汽车里,你只是被局限在一个小空间之内,因为已经习惯,你意识不到从车窗向外看风景和看电视差不多。你只是个被动的观众”。

  而骑摩托,“没有车窗玻璃在面前你的视野,你会感到自己和大自然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你就处在景致之中,而不再是观众,你能感受到那种身临其境的震撼。”根据我的切身体验,那种震撼也来自于小石子和边的蚂蚱像子弹一样击中头盔的塑料挡风罩,发出干脆的“邦邦”声,在狭小的头盔内部听起来非常刺耳。

  早在波西格说这话之前,上世纪年代奥黛丽赫本已经享受了骑着小摩托在罗马城横冲直撞的大快淋漓。获得项奥斯卡大的《逍遥骑士》让哈雷机车成为美国式奔放的代名词。

  我为什么选择大龟王?原因大致有:便宜好骑另类,识别度高,花里胡哨的在国道上的回头率不低于哈雷我不太懂摩托。最后一个原因直接导致这次摩旅远大目标的失败。

  不懂摩托,为了人生第一次长途摩托旅行我还是做了些功课。起码把摩托进行简单:卸掉了原先的后备箱,后座的用来帐篷和防潮垫;淘宝了一对边挂箱;安装了支架。我的到此为止。毕竟从心底里,我有一种骑不到终点的预感,会在旅程的某一段放弃它。

  出发日期是年月日,比原定计划推迟了八天。计划是沿着国道骑行,从直奔。阜成门是国道的零公里起点,离公里。在零公里处的阜成门桥上,一位爷帮忙给我拍照后问我去哪儿。我内心犹豫了一下,脱口而出的是:。我要说是去,自己心里都没底气。后来约定俗成了,但凡有人问我去哪儿,我给的答案都是。没想到一语成谶,真的成了我这次摩托旅行的终点。

  有一种说法,旅行最大一部分的乐趣来自它的不确定性。

  但有些不确定性会让人沮丧,比如刚背上多斤背包的那一刻,整个人都颓废了…所幸摩托的座椅后半部的凸起部分提供了支点,帮我减轻了负重感。

  出发心情并不如想象中的愉悦,跟当天的天气一样,湿闷霾。行驶到西三环阜成,一个陌生孩子的微笑突然让我找到了旅行的感觉。停在口等红绿灯,我的一侧停着一辆三轮车,我发现后面的孩子一直用好奇的眼光上下打量我的摩托,我转头看他,他的眼神没有回避,报我以微笑招手。陌生人的友好是旅行的馈赠。三天后在山西大同,又是一个偶遇的孩子让我在这个城市的晦气一扫而光。

  有一首英文叫,其实,。

  在中国,最著名的国道是,被评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紧随其后的是上海至霍城的国道以及上海至瑞丽的国道。

  《中国国家地理》的一篇文章认为,中国字打头的南北向国道大部分集中在东部发达地区,高品味的自然景观相对贫乏。跟系的国道相比,唯一有竞争力的就是国道,然而其沿途大多为干旱的草原地区,景色略显单调。

  沿国道到出地界是往西自驾游的热门段,骑摩托走这段山间公别有风味。尤其是近乎度的拐弯点,玩出了赛车摩托的酷炫感:车身大倾斜,膝盖几乎贴地。晌午时分来往车辆异常的少,太阳照得柏油公明晃晃反光,摩托像行驶在玻利维亚的天空之镜,迷幻到不真实,美到浑身起鸡皮疙瘩。

  花里胡哨的小摩托自有它的魅力,靠着这家伙享受了各种优待。国道上的检查站直接放行,身份证也不用看,平日里大爷一样的工作人员围着摩托饶有兴趣的问这问那,临走还特地拿了两瓶矿泉水要送我,我要保重!

  出检查站没多久就遇到了三位迎面而来的哈雷骑士,全副武装。三人齐刷刷侧目,隔着头盔也看不到他们的眼神,不过他们的内心戏我也猜到:,这上下班代步的玩意儿也能骑到山上来招摇…嗯,没错,哥玩的就是不拘一格。

  骑行第一天就发现了个重大问题:排量的小家伙速度跟不上。第一天原定计划是骑到阳原县落脚。结果都七点了才到鸟不拉屎的大堡镇,天已擦黑,离阳原还有公里。只能就地找个旅馆落脚。找半天只有个边的卡车司机旅店开业,单间块钱一晚…那感觉就像周星驰《国产凌凌漆》里面的丽晶大酒店,间里只有一张床俩桌子,窗户漏风,屋里的一面大镜子只剩了大半个。住宿条件虽惨烈,但我很享受:这才是公旅行的感觉,越破越真实,越原生态越有电影感,很符合《进行时》节目里的罪案发生氛围。

  离阳原还有公里,悲剧诞生:脚蹬发动的脚踩杆掉了。这是个比较严重的故障,因为在某些恶劣天气下摩托车的电启动并不可靠,必须靠脚踩发动。好在阳原县城有修摩托的,虽然没有大龟王专用的配件,想办法找了个能匹配的,花了块钱。

  祸不单行,我的小座驾又患上了新病症,动不动毫无征兆地熄火。最尴尬的是,前一秒还快乐地哼着小曲,第二秒就突然熄火,停在一堆的修工人旁边。为了掩饰我的囧,我要表现地潇洒并且优雅,最好的办法就是停车休息,支好车子,摘下手套,点一根烟。长此以往,每天消耗的烟也涨了不少。

  无故熄火的毛病很让人头疼。“孩子”病了,我像家长一样焦急地四处求医。经山西左云县,我带着我的孩子,哦,是骑着我的孩子,一条街一条街的低速,但凡瞅见招牌里有“摩托”俩字的我就激动。诊断结果是空滤掉了…而且找不到配套的配件,让我去大城市看看。

  月日,抵达大同的计划再度落空。进入山西地界,国道边的地貌起了变化,的草甸子拥抱了过来,激发了我露营的。地点在花家寺村,名字很古典,听起来像《唐传奇》里的故事场景。事实上我骑摩托过它的时候并没有停下来,开了一公里后又折返回来。村口的两个老嬷嬷跟我说一些话,可惜基本没听懂。这里有小水塘,宠辱不惊的骡子,逍遥的牧羊人,废弃的窑洞。在村边的一个平地上,那里长了两棵互相观赏对方的树,我决定露营。

  前两次露营都是朋友进行,这是第一次单枪匹马,寂寞了也没人可供唠嗑。前两次野营睡眠质量不堪回首,原因之一是人在陌生旷野里的时候,对自然的声音变得异常。人们总喜欢谈论回归自然,然而在人类脱离了自然数万年以后,对自然的感情变得复杂,叶公好龙式的热爱不了一旦真正进入其间的隐隐恐惧。

  我关掉了帐篷里的音乐。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像老僧一样躺在帐篷里,把自己变成被蒙住眼睛的实验测试者。国道上不断往来的卡车声响像一首说唱曲中的,只不过这首的很多:骡子和狗叫,牧羊人的吆喝,奇怪的鸟在帐篷附近振翅,寻找栖身的树,还有嗡嗡的小黄蜂。

  随着时间的推移,帐篷外面的世界越来越安静。这个时候任何细小的颗粒物撞在外帐的声音都被放大了五倍,甚至能从中分辨出砸落物的质地或者体积的不同。静谧并不总能带来思维的冬眠,尤其不久前我刚看了港产经典鬼片《山村老尸》…我努力地用另一个电影去排挤脑内的《山村老尸》,想来想去,还是张国荣王祖贤版的《倩女幽魂》合适。

  大部分的字都是在帐篷里完成的。这次远行我带上了笔记本电脑,一是想记录些东西以防遗忘;二是怕一个人旅行寂寞,比如独自露营的时候,可以写东西时间。实践证明,有些记忆仍旧被遗忘,旅途到后来也变得根本没时间寂寞。

  露营那晚睡的特别好,一夜没醒过。村里的鸡一点都不体恤我这个外来者的辛劳,六点钟没到就开始各种隔着山头对。没法睡懒觉了,随便吃了点饼干,好帐篷再度启程,直奔大同。有时间会觉得摩托旅行比上班还苦逼,鸡叫开始赶,大部分人这个时间还在睡梦中;还吃不到鸡蛋灌饼或者豆腐脑。沿能见到只有稀疏的卡车和边游荡的羊倌牛倌。

  没骑几公里,发现身子一个劲儿战抖,把摩托都抖得走了之字形。虽然是六月,气温很低,而我只穿了条单裤。此时才意识到专业的摩托骑行服的重要性。我是铁了心走业余范儿,所幸我的背包里塞了一条被时尚界不屑的秋裤。在旁一个小树林里(其实只有三棵树,也足够遮挡了),我用分钟解决了下半身的保暖问题,套上抓绒外套,顿时世界又美好了起来。

  国道进入大同市区的一长段尘土飞扬,跑完这段整个人成了兵马俑,掏鼻孔跟掏烟囱一样。原以为闯过这关就万事大吉,没想到整个城都在大搞建设,修地基,修城墙,城里的大街小巷像刚被炮弹密集轰炸过,到处是积水的大坑小坑,万左右的开起来都不省力,可苦了我的块的小摩托。

  大同青年旅社在一条繁华商业步行街边,我把摩托停在了青旅门口,以为这么繁华的地方比较安全,偷懒把型锁挂在前轮上,没锁!第二天早晨下楼一看傻眼了:车还在,型锁没了,两个边挂箱里大部分不值钱的东西也不翼而飞,累计损失:一个空油桶,一件雨披,一个抽油泵,还有一块抹布。不过我还是由衷要表达对这位行窃者的赞美,因为他高抬贵手,给我留下了另一个装满两升汽油的备用油桶,以及加油用的漏斗。

  下午骑着摩托在大同城里转悠车锁和雨衣,拦住了一个正嚼着麦香鱼的孩子问。孩子的热情让我措手不及,他说叔叔你跟这儿等着,我去附近的几个小商店帮你问问有没有的。好像怕我跑了,他居然把手里拿着的一个长得像的音箱塞给我端着。他匆忙地跑去小杂货店问,手里的麦香鱼都掉了一串。

  这个可爱的孩子让我对大同所有的不满一笔勾销,包括那个门票的的仿古城墙。为了看城墙差点丢了,我把摩托停在边一堆自行车旁边。爬上了城墙五分钟后,才想起苹果还乖乖躺在车头的架上。脑子嗡的一下,字幕弹出来:完了。也许还是那个一样热心的小孩在护佑,居然没被人拿走,虚惊一场。

  “凤临阁酒楼位于山西省大同市城区,是古城大同的历史餐饮名店,迄今已有近年的发展历史。凤临阁酒楼始创于明朝正德年间,因明代年“游龙戏凤”的故事和清朝“百花烧麦”的佳话而闻名于世,是历代名人雅士云集、美食家乐聚的地方。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凤临阁的发展绵延不息,以其悠久历史、深厚积淀、传奇故事,成为拥有灿烂文化的名城大同的文化品牌之一。”

  人在江湖,喝酒样样好,除了一点:健忘。不过王家卫可能不同意。他的《东邪西毒》里人人都在争喝一种叫醉生梦死的酒,因为喝了会忘掉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情。林青霞喝了那酒后对梁家辉说:“如果有一天我问你你最爱的人是不是我请你一定要骗我……”

  那晚我已经不记得有没有跟那个在的她说过什么。她是除了我以外最惦记小摩托的人。如果小摩托有记忆,它最美好的一段时光留在了年的春天里,在和奥森的里。半年后,跟我预想的一样,只有我回到,摩托没有回来,我跟她的过去也没有回来。

相关日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