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网购物《〈

目击者:我亲手将亲人遗体从废墟里刨出

Posted by admin on 2016/06/26

  23日下午,江苏盐城发生了历史罕见的大风暴雨冰雹等极端天气。截至目前,共造成98人死亡,846人受伤,其中重伤152人,危重10人。席卷之处,屋顶被掀掉,汽车被卷起抛入河中,厂被夷为平地,学校垮塌。灾后第一天,村民讲述历经灾难的恐怖,感叹村子被毁的惨烈。有的村民从废墟中刨出亲人的遗体,有的村民翻捡可用之物,重新搭建家园。

  门上的玻璃瞬间被击碎

  “太了”62岁的王庆标站在被狂风掀去了屋顶的客厅中喃喃地说。

  23日下午2点半,刮着一点凉风,但还是有些闷热。两合村的王庆标一个人坐在客厅靠近门口的地方,3岁的孙女在隔壁的卧室里睡得正香,年近90的父亲也在饭后躺在厢里休息。最近几天,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王庆标一直感到有些胸闷,盼着来一阵风一阵雨,一扫夏天的闷热。

  突然,王庆标发现天色一下子暗了下来,几乎变成了黑夜,一阵狂风裹挟着树枝、草叶、瓦片和渣土劈头盖脸砸来。王庆标下意识地将客厅门关上,但由于风势太过强劲,门上的玻璃瞬间被全部击碎。躺在床上睡觉的孙女也被灌入的狂风从床上卷起来摔在地上。

  “孩子吓坏了,一直哭着喊奶奶。”王庆标拉来一张桌子,死死地顶住门。被击碎的窗户玻璃碎片像刀子一样在屋子里四处乱窜,老伴将小孙女紧紧地抱在怀里,用身体将孩子护得严严实实。

  席卷而过时,王庆标被堵在客厅内,而他家的厢被狂风吹倒,他的老父亲也被困在厢之中。但是风势太大,王庆标根本无法走出屋门,只有等到风势稍停时,他跑进倒塌的厢,将父亲从废墟中背出,所幸老人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

  电线拦住大树救了我们

  昨天中午,灾难过后的两合村,闷热中夹杂着喧闹,63岁村民王标(化名)吃过饭后在和妻子一起清理被掩埋的物品。

  “多亏电线救了我们老两口的命。”回忆灾难来临前的,王标仍心有余悸,“打小到大,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风。”

  王标回忆,23日下午1点多,他开电动车把两个孙子送到了学校,回来后就和妻子坐在屋里看电视。2点半左右,电视突然没信了,屏幕一直在闪。很快电也断了,屋里一片昏暗。王标说,他走出屋察看情况,以为电表坏了。刚到门口,就看到狂风夹杂着漫天黄沙和着雨点“呼”的一下刮了过来,“好像世界一样”,刹那间院墙边的洗衣机就被刮飞了,落到了50米以外的树林里。

  “看情况不对劲,我赶紧关上门。”王标说,妻子这时也从里屋跑出来,“当时我俩都吓傻了,用尽力气堵门。”

  “风太大了,一扇门都被吹掉了。”王标说,屋外“噼里啪啦”地往下掉东西,瓦片都刮飞了,能看到外面的天空。子摇晃中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老两口几乎要崩溃了

  大约五六分钟后,风势逐渐平息。王标推开门,被吓得目瞪口呆:院子里一片狼藉,三轮车被刮翻出几十米,3间活动板无影无踪,家里的猪一头都不剩。

  王标转到子后面,发现两棵树架在两根电线上压在顶。

  “如果不是电线缓冲了一下,子肯定被大树砸塌了,我们老两口也活不成了。”王标暗自庆幸。

  换做是谁都会去救的

  涂桥村的陈斯洲骑着电动车,到村边农资商店购化肥,留下妻子一个人在家中屋子,农资商店距离他家也就只有五六百米。陈斯洲将电动车停在商店门外,听到天空中传过两声闷雷,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但没看到闪电。他打给妻子,让她将家里的电器断电。在陈斯洲看来,如此阴沉的天气在夏天并不少见,多半就是打几声响雷,放几道闪电,一阵过后,空气就会新鲜很多。

  尽管很多人在席卷阜宁等地之后,开始回想起几天前闷热的天气或许就是一个征兆,甚至有人在贴吧中声称自己两天前就根据云层的变化预测可能会有。但是在真正到来之前,没有人会相信会发生在自己身边。土桥村一名73岁的老人虽然经历了1966年3月的那场,但当时发生的时间是在夜里,他只记得摧毁了阜宁县多处屋,“当时,很多子都是土坯,几乎将所有的子都推倒了,谁也不敢想这辈子还会再遇到。”

  陈斯洲给妻子打完,就看到一阵黑风打着圈从西南方向冲过来,沿途所有子的屋顶都被狂风掀起,瓦片和树枝四处飞散。陈斯洲跳上电动车准备回家,但狂风吹得他几乎栽倒。一旁的村民一把将他拉回农贸商店,“你不要命了?!”

  陈斯洲站在门口,看着旁边子上将近10米长的整块水泥板被狂风卷起,翻着跟头被甩到远处;整栋简易被狂风吹起来,撕扯、扭曲,像揉一张废纸一样随意。一辆停在农资商店外的轿车瞬间被狂风卷到五六米外的河边,司机见状冲出商店追上轿车,逆风将车重新开回到商店门前。而村子北面另一辆停在屋后的轿车被狂风卷起来,举到了五六米的高度,然后又随着风向被抛到20米外的河里。

  “刮风的声音很奇怪,说不上来,但是让人很不舒服。”陈斯洲说,来得急去得急,前后总共只有四五分钟。风刚吹起来的时候,还能感觉到风里夹着一些雨丝,接着便下起了一阵冰雹,门前的塑料薄膜被冰雹打出了很多的小洞,过去后,雨和冰雹都停了。

  据了解,此次盐城过境,受灾最严重的就是阜宁县陈良镇。该镇村民以水田种植为主要收入来源,零散地居住在水田各处。近年来,该镇多数年轻村民都到连云港、上海等地打工,只剩下老人和孩子留守在村内,有能力将老人接到城里住的,都已经举家搬迁。村内现存的屋多是建了20多年的老子,砖瓦结构的起脊屋顶居多,砖块之间的水泥用量少,受到外力推动,屋容易坍塌。此次过境,损失最大的也是老子,几乎所有的屋顶都被狂风掀掉。

  陈斯洲家的子也已经住了30年,但是由于建时使用了大量的钢筋,屋整体结构比较稳定。起风时,陈斯洲的妻子一个人躲在屋里,努力将屋门关闭想将狂风拒之门外未果,她就躲在桌子底下。但是狂风最终还是将屋的山墙吹倒,又将为她挡风的桌子吹走。陈斯洲的妻子头部和腰部受到擦伤,风停之后,她就到邻居家救援被困的邻居。邻居陈银宝的母亲和孩子被困在屋内,风停时,两个人仍然无法走出屋门,陈斯洲便和妻子一起将门撞开,将两人救出。

  陈斯洲和妻子挨家挨户地查看受损情况,并招呼邻居一起搜救被困人员。一对60多岁的老夫妻与陈斯洲家相隔一户,按照本家辈分,二人应该称呼陈斯洲为叔叔,两人事发时都被困在屋内,屋顶坍塌,两人全都被埋。陈斯洲和到场救援的员一起徒手将两人从废墟中挖出来,但是两人都因为伤重去世。陈斯洲的本家姑姑和嫂子也在这次灾难中去世,陈斯洲都亲手将她们从废墟里刨出,“换做是谁都会去救的,不管是死是活,至少要给他。”

  快堵门,老师都去堵门

  说起来临的情景,计桥幼儿园的老园长心有余悸。“大概是两点半以后,我看天色很暗,就准备早点分发下午的小点心,让家长早点来接孩子,那时候他们已经午睡起来在上课。突然风就大了起来,外面一阵乱响,孩子们一下就害怕了。”老园长告诉网,风来的时候一下子就把教室外的健身设施摧毁了,院墙也很快被吹倒。

  随后便是孩子们的尖叫和哭泣,老园长见状连忙大喊,“快堵门,老师都去堵门!”计桥幼儿园共有大、中、小三个班级,总共120名孩子,每个班级40人左右,每个教室各有两扇门。

  就这样在孩子们的尖叫声中,6名教师每人守住一扇门,“风太大了,用手推也挡不住,用脚顶也挡不住,我们都扑在门上。”有的木门很快被吹破一个窟窿,教师们连忙用自己的背部、头部或胸膛堵住窟窿,任凭冰雹和砖石砸在自己身上,一直持续到灾难结束。

  风雨渐歇,6名教师都受了不轻的伤,有的满脸是血。他们顾不上自己,赶忙一边安抚惊吓过度的孩子们,一边急救,带受伤儿童去医院。出来一看,用来午休和储藏的幼儿园第三层顶已被狂风掀得干干净净。

  事后统计,该幼儿园120名儿童仅7人受伤,目前都在盐城市医院接受治疗。

  京华时报记者 聂辉 吕高见 韩天博

相关日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