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鑫业拉链机械以及条装拉链机械

编者按:

隐居十年的新专栏:隐逸风骨——隐居系列丛书旧稿新读。

今天的文章《亲爱的,我们去隐居》,选自2012年11月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隐居壹世界》,作者何鑫业。

No. 20

何鑫业

作家,诗人。《杭州日报》 《新快报》 《读者》 《莫愁杂志》 《文苑杂志》 《羊城晚报》 《大公报》专栏作家。文治武道,崇武略;图文光影,慕映象。供职于浙江省广播电视集团。

卖掉房子,卖掉车,扔掉冰箱洗衣机,扔掉胭脂口红,把该死的雪纳瑞送给你妹妹,还有那些见鬼的股票,对不住了,中海达,对不住了,光华控股,对不住了,中卫国脉,对不住了,摩根大通——亲爱的,我们去隐居!

无论隐还是不隐,居还是不居,我们必须在路上;去吧,求你了!无论出世还是入世,俗还是不俗,我们必须远离尘嚣;真的,无论日落还是日出,阴还是晴,我们必须开始在亚洲的三百六十五个家中——露宿、过夜、听鸡叫。

©Matt Whitacre

不管,你同不同意,反正,我已与折磨我的限行说再见,与油价指数拜拜,与日复一日的找车位,日复一日的堵车,日复一日的地沟油、尘埃 PM2.5,日复一日的女上司的那丛散发空气净化器味道的洋葱头发说再见!

找一个地方住下,十天半个月或者一年,我们隐居,我们失踪,我们缺席,我们自愿Out,我们暂别江东,我们去向不明,反正,我们冰冻一下下……

不要GSM和CDMA,不要以打电话为目的的通信工具;不要上司和下属,不要中介和游说者,不要任何以做生意为目的的联络感情和身体接触。

不以婚姻为目的的谈恋爱是对他人耍流氓,不以惬意为目的的居住是对自己耍赖。

Baby,我们的一种罪过是进入城市太深,另一种罪过是离桃红柳绿、海棠太远;一种罪过是把身体交给了别人,另一种罪过是忘了风花雪月、鸳鸯蝴蝶。

Baby,还是听我的吧,桃花乱落如红雨,今后探出窗外,我们,一定一定要在别处;风花雪月鸳鸯情,以后枕上醒来,我们,务必务必要看见陌生的风景。

©Ola Dybul

一旦,那只雪纳瑞跑回来了,就让它一起走;一旦,抛不掉的股票,就都给你妈;牵着狗的风景不算风景,算它有义,该!

入世为良相,出世为良医,今次我们出世,自我放逐,别忘了一路行善:最好,救个人什么的,起码,也得做件像样的好事,之类。譬如,放个生啊,修条路啊,捐座桥啊;

在隐居的四周,方圆五十华里,给九十岁以上的老人剪个指甲、洗个头、抹把脸,最后再送上一双棉鞋啊,给五到七岁的孩子照个相、讲个故事、教个歌,最后再送上一支口琴啊。

如果,这,不够时髦,不够摩登,不够Fashion,那就换个角度:帮所有隐居地的XP都装上win8,再装上四根天线以上穿墙的路由器——要知道,我在隐居前是IT的主管,三家亚马逊卓越网网店的CEO;

帮所有穿拉链衣服的孩子都改换纽扣,再让老人们那些人造的、化纤的狗屁内衣统统见鬼去——要知道,我的内人,也就是你,在隐居前是自我Logo设计师,某品牌全国连锁的Boss。

如今,我们走在路上,隐居在某地,离现实很远,离心很近;离空气很远,离氧气很近。离头发很远,离梳子很近;离洗澡很远,离沐浴很近。

离飞机很远,离马匹很近;离花朵很远,离杂草很近。离江河很远,离溪水很近;离鹦鹉很远,离斑鸠很近。

离消费很远,离享受很近;离纯净水很远,离纯净很近。离牙签很远,离食物很近;离美味很远,离营养很近——离主流很远,离官方很远,离证书很远,离盖章很远,离签名很远,离高风亮节很远,离德高望重也很远,离繁文缛节很远,离盘根错节也很远——总之,离别人的,都很远,离自己的,都很近。

©Sama Hosseini

当年,著《本经阴符》的王诩,入云梦山采药,隐居清溪,恢恢乎,有苏秦、张仪、孙膑、庞涓为其徒;

当年,东汉人严光,避刘秀(汉武帝)而他乡,坚持耕读垂钓,八十而卒,及,高风生,亮节死;

另,也算当年吧,“商山四皓”,避官于野,白发皓眉,写《紫芝歌》予刘邦,明志向:“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晔晔紫芝,可以疗饥。唐虞世远,吾将何归?驷马高盖,其忧甚大。富贵之畏人兮,不如贫贱之肆志。”

今天,我们,确切说,是我和你,被打字软件劫持,被键盘劫持,被鼠标劫持,早已远离汉字的书写,更疏离古文,也根本就做不到恢恢乎高风亮节,且,无志向可明。

©Annie Spratt

但,我们,Baby,亲啊,我们可以选择行走,可以选择借宿,可以选择破门而入,可以选择放弃钥匙和皮夹,可以选择在全亚洲三百六十五个地方“选择性居住”的。

舂规,夏矩,秋衡,冬权,古人云,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权衡不成政治,没有四季不成气候,没有山水不成八乡,没有九音不成欢歌,Baby啊Baby,狡兔均有三窟,人没有百宅不成居第啊!

总之,你信不信,你生日那天,5月27日,我没法送你玫瑰,但我会送你一棵树、一大群蝴蝶和蜻蜓、一滩的溪水、一山的氤氲,当然,还有当地的方言和青莟。

再,如果,你坚持一定非常喜欢这次隐居地的山山水水,喜欢这次居住地的门把手、窗帘和花洒,还有它的盆栽、壁挂和汤勺,当然还有纯棉台布、杨树枝牙签、楠木碗、银筷子,包括自磨豆浆,扑地飞进来的一只麻雀,满树的樱桃等,甚至那首叫《隐·居》的曲子——怎么样,我们就不走了,我们隐居此地,来年再出发。

 

信网2月27日讯1月25日晚,青岛帝元服饰创始人袁威接到了一个来自北京合作方的紧急电话,要求次日必须发出10000条医用防护服拉链。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帝元服饰连夜组织12名核心技术员工复工投产。26日早8点开工,经过近10个小时奋战,顺利交付发货。

来源:城阳区委宣传部

“作为青岛拉链产业的隐形冠军企业,值此全民战疫时期,我们理应发挥自身产能优势,贡献一份防疫力量。”袁威表示。据了解,青岛帝元服饰科技有限公司一直致力于先进机械设备及拉链行业设备的研发,自主研发了国内最先进、最完整的防水拉链生产技术和尼龙拉链织造技术,现已建成国内最先进的尼龙拉链织造生产线。

自首批拉链生产交付后,应疫情防控所需,帝元服饰不断加大产能,从日产2万条到4万条、8万条、20万条,直至现在的日产即将突破40万条、月产即将突破500万条。“一条不起眼的拉链背后却有着极为复杂的工序,但为了充分保障广大医护人员的防护服供应,我们依托自主研发的生产线加班加点赶制。从目前来看,基本供应保障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想要进一步扩大产能,还需要上下游企业的产业链配合,这方面目前还存在一定障碍。”袁威说。

来源:城阳区委宣传部

三方联动 24小时突破生产配给障碍

常规情况下,一条拉链生产出来后,拉链头的喷漆是交由其它公司单独进行的,以保证喷漆质量与效果。如果拉链头没有喷漆而暴露在空气环境下,会造成氧化进而形成使用安全隐患。“因为相关喷漆企业还在陆续复工中,在目前的产量下,拉链头喷漆已经无法及时跟上,这会掣肘总体产量的扩大。所以我们决定,将原定于今年6月份上线的喷漆生产线提前、立即上线,自主进行生产配给。”袁威告诉记者,2月18日公司作出了这一决定,并迅速联系了厂商发货喷漆生产线设备,但按照规定,喷漆生产线安装前必须通过环境影响评估,而按照以往经验,从企业筹备编制环评报告到递交相关部门完成环评批复至少需要40天。

18日下午3点,袁威将这一计划和相关诉求反馈至城阳区政府相关部门。18日下午4点,企业驻地所在的城阳街道第一时间与其进行了联系,沟通并了解具体生产需求。18日下午5点,城阳街道会同青岛市生态环境局城阳分局与公司进行了进一步对接,就环评手续和环境污染防治有关问题进行了解答,并告知其第二天上午将派出人员到企业现场办公。

19日一早,青岛市生态环境局城阳分局工作人员赶到企业,在充分了解企业存在的困难问题和实际需求后,当场作出承诺并表态,在保障环境安全、不造成环境污染的前提下,企业在安装好设备后可以直接投入生产,切实保障医疗物资供应。同时,城阳分局将开通疫情防控建设项目环评手续办理“绿色通道”,派人跟踪服务,帮办快办,确保企业环评手续依法依规快速办理。

从接到诉求,到城阳区、城阳街道、青岛市生态环境局城阳分局三方联动跟进处理完成,一共不到24个小时,这让袁威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在近一个月内,针对我们这种与防疫物资有关的生产企业,城阳区、城阳街道一直在不断给予政策和资金帮助、扶持,从人员复工到企业生产,都有专人跟进处理,这令我们非常感动。患难之时见真情,我想我见到了,逆行中创业的我们,并不孤单。”袁威感慨道。

一企一策 “点对点”服务力保企业生存发展

特殊时期复工复产,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考验的是营商环境,考验的是政府的辛苦指数。2月11日,城阳区出台《关于加强复工复产企业与社区联防防控的通知》、城阳街道出台《关于做好社区外来人员居家隔离工作的补充通知》,省内市外的员工陆续返回城阳。

与此同时,城阳街道拿出“硬核”举措,坚持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两手抓、两手硬,超前谋划、点面结合、精准分析、严密布置,为企业纾困解难,全力服务辖区企业尽快开工复工。为此,街道成立了“企业复产复工工作专班”,由经贸、安监、工程、食安等部门联合组成,明确分工、划分职责,开展联动,安排工作人员“点对点”包企业,指导企业做好复产复工准备,“一企一策”为企业提供精准服务。

“青岛帝元服饰是街道辖区内的重点涉及疫情防控物资的生产企业,在其首批产品生产和后续生产中,人员问题是充当其冲的问题,为此我们由专人沟通处理,在指导企业做好生产防疫的同时,协调进行企业员工的居住进出、生产投产与健康检测等事宜,确保不耽误、不延误,有任何问题第一时间办理,疑难问题会同区各相关部门协同处理。”城阳街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街道将所有企业纳入网格进行管理,提前对接企业复工复产职工返企防护、防控物资保障、企业防控方案制定等工作,确保企业按期正常复工。同时压实企业主体责任,全面做好各项防护措施,确保企业复工疫情防控到位、生产安全防护到位。

信网记者 杜杲燃 通讯员 王作岩

[来源:信网编辑:芃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