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克斯价格一般多少钱同一个萨克斯大概多少钱啊

价格只是萨克斯质量高低的一个指标,不能单单以价格来衡量。萨克斯的品质与价格之间存在着复杂的关系。有时,价格更高的萨克斯会配备更好的材料和工艺,而且可能会经过更严格的调试,以保证更好的音质、散发出更多产生漂亮声音的细节和韵味。

但是,对于大多数非专业表演者和业余音乐爱好者来说,几千元的萨克斯就足够满足他们的需求了。此外,即便是全职萨克斯演奏家使用的也不一定是价格较高的萨克斯。最终,萨克斯的选择要考虑到个人的需求、技能水平、预算等多个方面因素。

因此,如果你是萨克斯的初学者或非专业者,花费几千元购买一把中高档次的萨克斯已经足够了,相信它可以带给你舒适的演奏体验和优秀的音质表现。当然,如果你是一位职业表演家,那么选择价格稍高些的萨克斯可能更适合你的需要。

 

 

萨克斯爷爷演出照。

15日,萨克斯爷爷说起事发经过很伤心。

当事人声称被打,商家否认打人,当地警方介入调查

萨克斯爷爷被打了!这几天,都江堰人都在热议这个事。

灰白的胡须,戴顶礼帽,在雕梁画栋的南桥深情吹奏萨克斯,略有艺术家范儿的张新生成为了都江堰南桥一景。曾经,他被城管驱赶闹了一段风波;后来,在舆论风暴下,这道风景被留了下来。可就在几天前,他却被打了,连价值上万元的萨克斯也被抢了,这件事再次引起了网友的关注。当地警方回应称,此事正在调查之中。

目击者称

饭店老板和小混混殴打老人抢走萨克斯

据网友@小瑞介绍,5月12日21时,南桥演奏萨克斯的艺人张新生,在南桥被六七个人抢走手中昂贵的萨克斯,同时还遭到了殴打。“殴打持续了一分钟左右,老人当时保护住了手里的萨克斯,但旁边放置的价值2.8万元的国外原装进口萨克斯被这伙人抢走了。”@小瑞说,当时在场的本地和外地游客颇多,都目睹了全部过程。有人报警后,都江堰市景区派出所出警,但未能抓住犯罪嫌疑人。

据当时在场的目击者称,抢走萨克斯、殴打老人的人中,有在南桥边上开饭店的老板和附近居住的小混混,这群人趁乱抢走萨克斯后四散逃逸。

当事人说

刚开始演奏萨克斯就被夺了

12日晚,张新生如往常一样,带着萨克斯拖着音箱,来到南桥准备表演。可他一来到南桥,就有两名女子围了过来。“她们说我扰民,让我不要再吹了,接着又来了两个男的,也让我不要再吹了。”

在这几个人离去后,张新生在桥上站了一会,陆续有市民过来要求他开始演奏。当晚9点,他开始表演。可谁知表演刚开始一会,之前骂他的两名女子就冲了回来,抢走了萨克斯。

“我的牙齿都被碰着了,接着就又上来了几个人,把我的音响、话筒都抢走了。”张新生回忆道,那群人不仅仅抢了他的东西,还对他进行了殴打。张新生说,他认得打他的两名女子,“她们就是在南桥招揽饭店生意的,但后面围上来的人,我就不认识了。”

张新生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他一晚的表演大概能挣到100元到300元,可这次被抢走的东西就值3万元。这两日,因为身体受伤行动不方便,而且也没有表演器材,所以他暂时不会再去南桥表演。

警方说法

“电话是空号”联系不上张新生

在东西被抢走后,张新生和一些观众来到了都江堰古堰景区派出所报案。警方当时通知他第二天来认人,可打那之后,张新生就再也没有接到过警方的通知了。

5月15日上午,华西都市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古堰景区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他们在14日已经尝试联系张新生了,可是对方提供的电话却是空号,因此一直联系不上张新生。随后,记者向警方提供了张新生的联系方式。警方表示,案件具体情况要等调查完成后才能知道。

一份情况说明

商家签字按手印向派出所反映“扰民”

15日,网上流传了一份情况说明,27人签字并按下手印以示“情况说明”的真实性。

情况说明是写给都江堰景区派出所的,他们自称是商业街河边的商家和住户,长期备受南桥桥上萨克斯吹奏者噪音的骚扰:“从早上到晚上,吹来吹去都是那两首歌”。正值高考备考阶段,考生无法正常复习,在河边喝夜啤酒的游客也感到了烦躁。

官方

否认商家抢萨克斯交给社区保管了

这份情况说明是否属实?记者在南桥社区主任张祥宇那里得到了证实,并得到了一份复印件。15日晚,华西都市报记者在社区见到了被拿走的那个金灿灿的萨克斯,准备把这个交给警方。

南桥社区委员唐漪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证实:那个萨克斯并非由商家抢劫。他说,当晚,商家们确实拿走了对方的萨克斯,但当时就交给了执勤的城管工作人员,由城管工作人员交由社区保管。

商家

快要中考高考了从早吹到晚太扰民

15日晚,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南桥附近采访。

“快要中考和高考了,他们从早吹到晚,太扰民了!”在情况说明上按下手印的王树德向记者“诉苦”,因为萨克斯爷爷的存在,因为他的走红,来听他吹奏的游客越来越多,起到了一定的引导作用,弹琵琶的、拉二胡的,要钱的都聚集在南桥上。

王树德说,他们是一个团队,几个人从早到晚轮流吹奏,令常住的商家和居民生烦。

纠纷幕后起底

曝萨克斯爷爷月入两三万却不交管理费

“很多人都想弄萨克斯爷爷,这里其实藏着巨大的利益之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张新生每天在都江堰吹萨克斯挣了不少钱,月入至少两三万元。

一位走唱歌手透露,他们每个月要向宝瓶口公司交600元的“管理费”,此外,还要向提供走唱场地的商家付演唱费用的10%。因此,在规范的那部分走唱歌手、公司和商家之间形成了一个闭合的皆大欢喜的利益共同体。而张新生在南桥吹奏萨克斯,那里属于公共地界儿,不用向谁交钱,而他收益在这个区域又最高,因此会成为大家的“眼中钉”。

这位知情人说,是否赶走萨克斯爷爷,相关职能部门也很头痛。“大家反映很强烈,对他各种不满,投诉过多次。”

都江堰宝瓶旅游公司:不曾收过他管理费

15日晚,都江堰宝瓶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邹先友向记者透露,公司的管辖范围从廊桥开始到蒲阳河、走马河、柏条河、江安河桥以上位置,一共1100多米长。

为了对夜啤酒长廊的秩序进行规范管理,公司聘请了好几位工作人员。为了弥补部分成本支出,每年从4月1日至国庆大假,对在公司管辖范围内的走唱歌手按每天20元(按次收费,非按月收费)收取管理费用,但对于残疾人和困难者都没收费。这个说法,记者在一位女性残疾走唱歌手那里得到了证实。

“这部分收入,全年共计三四万元,还不够我们聘用人员的工资。”邹先友说,南桥并非公司管辖范围,因此从未向张新生收取过一分钱的管理费用。

都江堰市文广新局:张新生尚未备案

15日晚,都江堰市文广新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都江堰由于游客多,引起了国内走唱歌手的注意,他们纷纷前来淘金。目前,在都江堰,走唱歌手(含酒吧和公共场所)以安徽人居多,常年约100多人,其中长期活跃在夜啤酒长廊的走唱歌手有20多人。

该负责人表示,去年起,都江堰就着手规范这个市场。今年,都江堰根据相关管理规定,对在都江堰境内演出场所和演员实施备案管理制度。今年5月4日,通过当地媒体对新的管理制度进行了公告,要求他们尽快来备案。张新生于本周星期二即5月12日通过了音乐家协会组织的考试,但目前他还未完成备案手续。是否遭殴打?

商家:

我们没有打人

“我们没有打人,我们就喊他声音关小点,他不听,那个老头自己倒下去的。”15日傍晚,在成都都江堰南桥桥头,商家们纷纷喊冤。他们说,因为张新生从早上7点到晚上11-12点一直都在桥上吹,音箱声音大到桥两岸全都听得见。即使不吹奏的时候,他也放着歌曲,“我们还在开客栈,睡个午觉都不行”。

在南桥社区主任张祥宇的手机上,保存着两段当晚事发现场的部分视频。一段是事发前,几个女士上前拉住老爷爷,试图扯下他的萨克斯,口里叫他不要再吹奏。第二段视频,老爷爷已经躺在地上,一名穿军绿色裙子的女子扑在他的身上哭诉,周围聚集了很多人,大多数商家指责他,并声称未打过他。后来,这名女子与周围的人发生了冲突,她突然起身冲到了人群里,与人们抓扯起来。见状,萨克斯爷爷一跃而起。

萨克斯爷爷:每月能挣几千元确实挨了打

坐在自家的床上,张新生很无奈,他并不认同商家的指控。他说,自己每天的固定演出时间是早上10点到下午1点多,晚上7点多到10点多。去年8月曾经被赶走过的他,后来“又被政府请了回来”,为了避免再被投诉,他就固定了这样的演出时间。

张新生说,自己一个月挣不到两三万元。旺季的时候一天能挣几十元、上百元,“一个月也就是几千元钱,够花。”

商家声称没有打人,张新生却说自己确实是挨了打的,有人踢他有人打他。混乱中,他的萨克斯、音箱、剧照还有话筒都不见了。“没人承认把东西拿走了,现在也还没还给我。”

张新生说,他暂时不会再去南桥表演了。“如果确实像现在这种情况,我没有安全感,那我就走。我到哪里都可以,事实上通过这一年多来,我和这边的百姓都有了感情。我挣得到钱,到哪里都能挣到钱。但是我喜欢都江堰,我有3000多元的退休金呢,我就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新闻链接

萨克斯爷爷与南桥的“爱恨情仇”

其实,这不是张新生第一次被人阻止表演了。在2014年8月,他就曾被当地城管驱逐过。

现年59岁的张新生,原为河北邢台人,2013年的一趟旅行,让他喜欢上了都江堰,于是带着妻子一起搬到了都江堰,并开始在南桥表演。去年8月,都江堰城管检查,以扰民为由将他赶出了南桥。可没想到的是,数以百计的市民在都江堰的贴吧里发帖,要求“留住南桥的萨克斯”。有网友甚至称,去南桥就是为了听张新生的萨克斯。

都江堰城管在看到市民反应后,向上级部门写出建议“留住南桥的萨克斯”。就这样,张新生和萨克斯又回到了南桥。为了避免扰民,他的表演在每晚10点前就会结束。

华西都市报记者席秦岭王浩野见习记者雷倢摄影刘陈平